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

小事 · 老婆把我从看守所里救了出来

图片:Michael Jasmund / CC0

你后悔娶了现在的老婆吗?

匿名用户

www.d88.com www.zqsanxian.cn 不后悔,去年 8 月末,因卷入一桩经济案,我在看守所生活了 35 天,经过这件事,我庆幸老婆是她,她把我从看守所里救了出来。

第一天是在派出所铁凳上度过的,第二天夜里被送进看守所,新人会被安排在过渡仓以适应看守所的生活节奏,大约十来天就会被转送到逮捕仓,前面说的各种“仓”就是在押人员平日起居及活动的范围,约两间中学教室那么大。

我刚进去的时候是晚上睡觉时间,三四十人紧挨着躺在仓室两边的通铺上,通铺用木板做成,没有床褥,没有枕头,厕所是开放式的,就在通铺尽头,不管是大便还是小便,只要别人愿意,都能一览无遗。

按照进仓顺序,我的床位在通铺一端,一躺下来我就止不住想念老婆,失去行动自由就意味着失去了向外界传递信息的能力,当然也得不到任何消息,昨夜无法回家陪在老婆身边,今日也一样,我没有夜不归宿的记录,担心她的承受不住,更担心她不清楚我处境如何,身在何处,爸妈那边呢,还不能让他们知道,压力暂时只能给老婆独自承担。

三四十个大老爷们儿共居一室,南方的夏天,没有空调,闷热难忍,呼吸不畅,床板是烤鱿鱼的铁板,后背湿透了就翻个身,侧面湿透了再换回背面,不消几分钟,单薄的上衣就能拧下汗水,再用几分钟,牛仔裤的裤腰也能被汗水浸透。与常人想象不同,尽管环境大不宜居,我还是在胡思乱想中快速入睡了。

第二天醒来,我没有办法接受自己进了看守所这一事实,心里一遍遍地拷问自己,我怎么会在这里?这种对处境的质问,在接下来的日子愈发恳切。每天中午醒来,对家人思念更最为峻切,这思念与眼下无边的不确定性缠绕在一起,绝望就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。不确定性就是对未知的惶恐,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,是三天五天,是三个月五个月,或者是三年五年。

直到见律师才知道,我进看守所之前,老婆已经在外面奔波了,她掌握的消息也远多过我,确切地说,她整理出厚厚一本材料来证明我无罪。

出来后我问老婆,你为什么那么快了解到案情的?她骄傲地告诉我,是我哭出来的,哈哈哈。

原来,被派出所传唤当日,公司就通知了相关家属,老婆了解基本案情后即刻开始找律师,有好心的律师提醒她,要先拿到刑事拘留通知书,搞清楚罪名是什么。她带着身份证、结婚证只前往到派出所,希望办案人员把刑拘通知书给她,但事情并不是很顺畅,警方的意思是把这个通知书邮寄到我的身份证地址,让她等着收就是了。

老婆心里清楚,这一寄十天半个月就过去了,对我很不利。老婆不放弃,她马上查资料、询问律师,和警察摆事实讲道理,苦口婆心却不见效,就站在派出所哭,不是大哭大闹那种,就是一直站着小声哭泣不肯走,眼巴巴地看着办案人员整理资料,最后对方终于放弃了,同意让老婆带走我的刑拘通知书,她是这个案子里第一个拿到通知书的,这为我尽快摆脱嫌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。

我第一次见到律师是进看守所后的第四天,律师对我说,你老婆为你搜集了很厚的一本资料,非常详细,也很清晰,我们研究了一下,你不用太担心。

其实,只要能有负责任的律师帮我申辩清楚,我就不担心自己做的事情。我担心的是钱和身体,这半年来老婆因为中度躁郁症休养在家,接受心理医生治疗,我进去之前她已经恢复得不错了,能按时睡觉,也不会过早醒来,醒来后也不再被巨大而又漫长的失落感困扰。至于钱,我们去年才结婚,储蓄很少,我进去后家里就失去了经济来源,我担心她生活拮据。

我与老婆是大学同班同学,大四在一起的,相恋 6 年,相识近 10 年,我心里想什么,她都知道。律师差不多每周都会来看我,是老婆要求的。大约是为在里面十七八天的时候,律师又来看我,我问他们,我老婆精神状态怎么样,他们说,看起来还不错,而且特意传话给我,她在找工作了,准备答应原来公司的邀请,躁郁症经过复诊,已经痊愈了,让我不必担心,我久久说不出话来,再过几天就是老婆生日,我请律师传话给她,出来后一定补过,祝她生日快乐。

说起来,我和她很有缘分,生日隔一天,都是一起过的,今年按照我的生日过,明年就按照她的生日过,所以我在看守所完成了 30 岁的成人礼。

律师每次来见我,老婆都会跟着,但她不能进来,只在门口等,她说虽然看不到我,但还是想离我近一点。第一次来老婆就带了足够的衣服给我,以后每周她都会送一件来,是的,每周只送一件,风雨无阻,我明白老婆的用意,暗想夫复何求呢。同仓室有人问我,为什么你家人每次只送一件衣服过来?我说,衣服是老婆送的,第一周就送齐了,接下来每周一件是为了寄托相思,不是为了穿。

按理说,如果我没有被送检,会在 30 天内出看守所,但 30 天过去了,我还在里面呆着,我心里十分慌乱,老婆在外面比我还慌。那几天她天天蹲守检察院,只要有人来送材料,她就跟上去看有没有我的,全然不理会其他人的眼光,不幸的是材料终于被她等到了,她一个人在广场上失声痛哭,我想,那一定是她最无助的时候。

擦干眼泪还得继续战斗,她分析,一是当前的律师没有出力,而是法律意见书没有抓住重点,老婆当天就与一位颇有声望的律师见了面,并立即确定了委托关系,新律师第二天就来见我,问的很详细,后来我知道,在老婆的恳求下,律师回去后连夜写了补充意见。事实证明,老婆更换律师是及时的,因为我在最后一天晚上十点多重新获得自由,最后一天的意思是,过了夜里 12 点,我如果没有出去,就会被逮捕。

走出看守所大门,老婆和爸妈早早地在外面等了,我很开心,没有哭泣,也没有伤感,只是有些内疚,能出来全因她们的操劳、挂念,爸妈也因此事从 1000 多公里外的老家赶来,为了律师费东挪西凑,平日里不怎么出门的岳父母也一齐过来,他们拿着自己的全部积蓄,弟弟从公司请假一起找律师,但这些另外一个故事了,新的一年,好好工作,改善他们的生活。

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

支持 iOS 和 Android
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
阅读更多 香港八卦杂志,一部全民吃瓜实录 www.d88.com